天象财经网

全球疫情下好莱坞全线大撤离

2020-03-23 10:42:2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李禾子,36氪经授权发布。

《黑寡妇》终于还是不得不撤档了。

北京时间3月18日凌晨,迪士尼在大洋彼岸公布了这一消息,该片原定于5月1日全球上映,新的定档日期尚未确定。就像最近撤档潮中的其他电影一样,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但多少让苦等了黑寡妇两年的漫威迷们觉得遗憾。

迪士尼更不好过。作为时间线处在《美国队长3》和《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之间的漫威电影,《黑寡妇》无疑是漫威电影宇宙一片很重要的拼图,撤档对整个系列将可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

▲图源豆瓣电影

这也不是迪士尼撤档的第一部年度大片,最近一周内,它撤档的影片就包括了《花木兰》、《新变种人》和《鹿角》等,同时还暂停了《小美人鱼》、《尚气》、《洛基》和《旺达·幻视》等等高关注度电影的拍摄。

更糟的是,迪士尼旗下的所有主题乐园已在3月12日全部宣告歇业,原计划3月初在伦敦隆重举行的Disney+欧洲上线发布会也泡了汤,还更别提2月底刚换CEO对投资人信心造成的影响。

迪士尼的窘境是近期好莱坞公司经营状况的一个缩影。成批的电影撤档、停拍,院线纷纷关门谢客,大量底层员工失业……过去一周或许是好莱坞有史以来最为黑暗的一周,有人估计,当前好莱坞全球票房因为疫情至少已损失70亿美元,如果把未来两个月考虑在内,损失或许将高达200亿美元。而即便两个月后疫情可以结束,这次疫情的余波可能还会延续到2021年,甚至更远的以后。

一条禁令,一位明星

国内疫情严重之时,PingWest品玩曾在2月底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业内人士的分析,称如果主打中国市场的《花木兰》无法如期在中国上映,迪士尼将很可能会考虑推迟电影在美国的上映时间。

半个月过去,《花木兰》的确推迟了上映,但原因并不只因为中国。

一切要从3月11日说起。这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两个多月后,世界卫生组织(WHO)终于宣布,目前状况可定性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权威机构拉高了新冠疫情的警戒线,有慢慢的变多国家的政府和民众开始更加清晰地意识到,危险很可能已经来到他们身边。这一事件也成为新冠病毒在全球传播的一个刻度。

当地时间3月12日晚,《花木兰》剧组前往伦敦参加电影在当地举办的首映式,但就在红毯仪式结束后不久,迪士尼便宣布了推迟上映的决定。

直接导致这一决定的是美国刚刚公布的欧洲旅行禁令。就在WHO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大流行的同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晚的全国电视讲话中宣布,美国将从3月13日开始对欧洲实施为期30天的旅行禁令。这项禁令可以说击碎了《花木兰》在欧洲的宣传和放映计划,加之中国院线迟迟不开,美国电影市场面临慢慢的变多的不确定性,除了撤档,迪士尼似乎也别无选择。

▲《花木兰》剧组在伦敦首映式红毯,因新冠疫情,首映式已经削减了现场规模(图源微博@守望好莱坞)

“这周大家讨论的话题都是关于不能去欧洲了。”美国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IFC Films/Sundance Selects的联合总裁Lisa Schwartz在接受CBS新闻的采访时说道。IFC Films是日本知名导演是枝裕和2019年作品《真相》在美国的发行商,但Lisa Schwartz正计划将其延后上映。

欧洲旅行禁令是美国电影产业大规模“撤退”的开始。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随后几天,包括《寂静之地2》、《速度与激情9》和《黑寡妇》几部年度大片在内的大量电影均宣布撤档;《蝙蝠侠》、《神奇动物3》、《黑客帝国4》、《灰姑娘》、《小美人鱼》和《尚气》等等好莱坞重头电影也宣布停拍;AMC、Regal、Landmark和Alamo Drafthouse等美国大型影院,以及位于纽约和洛杉矶等地的影院全部歇业;SWSX电影节、翠贝卡电影节、CinemaCon等行业重要活动也宣告取消……

禁令给好莱坞从业者以危机感,著名演员汤姆·汉克斯的确诊则让人们真的怕了

当地时间3月11日,汤姆·汉克斯在社交网站发文称,自己和妻子丽塔·威尔逊(Rita Wilson)在澳大利亚拍摄尚未确定名称的猫王传记电影时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电影的拍摄也随之暂停。

“汉克斯的消息真的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娱乐产业实时通讯网站The Ankler的编辑Richard Rushfield如此认为。“(转折点)不单单是因为他让一些人觉得病毒看起来更真实,还因为这件事发生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中,这就好像在告诉整个产业,所有的电影制作必须暂停。”Rushfield接着说。

《纽约时报》则在评论文章中写道,汤姆·汉克斯就像是一种美国精神的代表,因此当他确诊的消息传来后人们的反应会很“激烈和情绪化”,“疫情大流行可能会让股市遭殃,让学校停课,让全世界的旅游业停摆,但感染大家都爱的汤姆·汉克斯?那太遥远,尤其是对很多对病毒没有切身感受的人来说。”据PingWest品玩统计,除了汤姆·汉克斯夫妇,随后公布确诊新冠肺炎的好莱坞名人还包括了“邦女郎”Olga Kurylenko,《权力的游戏》中野人托蒙德的饰演者Kristofer Hivju,《雷神》系列电影中彩虹桥守门人海姆达尔的饰演者Idris Elba,以及《冰雪奇缘2》中为部落女孩Honeymaren配音的演员Rachel Matthews等。

连锁反应

所有的撤档、停拍、院线关闭、活动取消……都不是表面上的停滞那么简单。

最直接表现在现有票房上

根据亚马逊旗下电影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统计,上周全美电影票房总和仅仅只有5530万美元,是继2000年以来好莱坞的历史最差纪录。当中排名第一的皮克斯新片《1/2的魔法》,票房较之前一周缩水了多达73%。

疫情也使得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在映的如《狩猎》、《喋血战士》和《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等等电影都处在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很难去鼓励观众进影院看电影,”《喋血战士》演员Eiza González在CBS新闻的采访中表示,“因为诸如 ‘希望你在电影院度过一段美妙时光’的话看起来是非常自私的,而我一点都不想让观众身处危险之中,这让我很两难。”

对于另一些面临撤档的电影来说,损失的首先是一大笔广告费

每部电影都会在前期制定详细的宣传计划并划出一部分预算,像前段时间刚把上映日期调到今年11月的《007:无暇赴死》,据估计,米高梅前期花在这部片子上的广告宣传费就高达3000万-5000万美元;这部电影连同《花木兰》和推迟到2021年上映的《速度与激情9》都在2月的超级碗上做了推广,三家合计的宣传费就有1500万美元。

虽然不能说片方花在广告宣传上的钱都打了水漂,但宣传效果打折扣几乎是肯定的——考虑到疫情一时半会不可能结束,让观众重新走进影院可能要花更长时间,很难说到时观众还能记住多少广告中的信息。

而且对于这些撤档电影来说,距离原定的上映日期越近,广告宣传费用的损失无疑越大。

另外,即使是这些电影等来了上映的那一天,依然将可能损失相当一部分票房。有很多潜在的影响因素,譬如观众是否已经做好了走进影院的准备(这将直接影响到影院排片率),期间是否又会面临其他积压影片的竞争等。或许《007:无暇赴死》选择明确11月为重新定档月有抢占先机的考量,但据外媒《好莱坞报道者》估计,这部电影最终将可能损失至少30%的全球票房。

而对还有电影没有拍完的片方来说,停拍的每一天都意味着在白白扔钱。有消息人士告诉《好莱坞报道者》,像《尚气》和《小美人鱼》这样的砸了重金拍摄的电影,停机一天就可能让迪士尼损失30万到35万美元。

不幸的是,这部分损失掉的成本还很难靠保险补回来。专门处理保险和风险管理相关法律问题的代理律师John Tomlinson表示,“一些产权保险的确会赔偿一些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被迫关闭和被迫缩减经营规模,并由此遭受收入损失的案子,但它们中的很多都明确指出了传染病除外的条件。”

除了可计算的财务损失,慢慢的变多电影的撤档和停拍还将影响到电影公司未来的拍片计划

文章开头提到《黑寡妇》撤档将可能打乱漫威电影宇宙大系列的拍摄计划是一种情况,还有一些电影公司在财务压力下也很可能选择砍掉部分电影的制作预算,尤其是那些小成本电影,而这样的一种情况又会直接影响到有才华电影新人的挖掘——一方面,他们失去了在今年重要行业活动中展示自己的机会;另一方面,即便是拿到了拍片机会,有限的财力支持是否将制约其能力的发挥也是个问题。

失业的人

宏观形势变化带来的影响最终反映在每个个体身上。

影视行业从业者的工作有其特殊性。那些看上去不可或缺的工种,比如随叫随到的片场助理、灯光师等等,他们的工作更多是打零工性质,经常是来回在不同的剧组之间,当中有很多其实都没有固定工资,收入状况也不很稳定。所以当疫情来临后,这些从业者成了最容易受一定的影响的那批人。

“我绝对没了收入来源,”在剧组停工之前担任电视导演助理的Matthew Walsh说,“我将不得不申请失业救济。这部分钱可能够我支付房租和平时吃饭这样最基础的开销,但其他花销就要从我的积蓄里面扣了。”

很多原本经济状况就入不敷出的从业者,在疫情下的生活变得更窘迫。Emma Clinch是一名在纽约打拼的女演员,为了营生,她之前一直在百老汇的Lyric剧院为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做引座员的工作。起初她和同事都没有太把新冠病毒当回事,觉得只要做好平时的防护和剧院场地的清洁消毒,就能平稳渡过这次危机。直到上周,百老汇知名的Booth和Brooks Atkinson剧院相继有员工确诊,Clinch和同事们才终于有了紧迫感。

“从那一刻起,新冠病毒对于纽约这座城市来说变得非常真实。” Clinch在接受外媒Variety的采访时说道,“我和同事们都感到焦虑,但我们都知道,我们担心的其实不是病毒,而是薪水,这几天大家讨论该如何交房租的话题变得和互道 ‘你好’一样频繁。我们都觉得马上要失业了。”

Clinch所在的剧院决定歇业至4月13日,但重新开张的前提是疫情能获得缓解。她和她的同事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过活,她想过重拾过去做过的咖啡馆服务员和代人遛狗之类的工作,但这些工作在疫情期间似乎也没什么出路。

影院从业者也面临相似的窘况。在Alamo Drafthouse影院扬克斯店上班的Joel Valentin在上周五上班前的一小时突然接到了影院停业的通知,他同时被告知暂时解雇,可以申请失业救济。“我没有太多积蓄。”Valentin说,“我正和房东商量怎么能通融一下,而且我已经取消了我所有的Spotify、Netflix和健身房会员。”

Valentin的情况算是好的,对于其他很多影视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可能连失业救济都领不到。面对难关,有民间组织开始想办法帮助这些好莱坞影视产业的低收入失业者。比如去年因好莱坞Metoo运动成立的团体“PayUpHollywood”,就在美国筹资平台GoFundMe上为他们发起了“Relief Fund for Hollywood Support Staff(为好莱坞后勤人员募集救济金)”的众筹。

▲“Relief Fund for Hollywood Support Staff”众筹页截图

“除非是好莱坞制片厂为受停业影响的员工提供补偿,我们将靠这笔筹集到的资金,向尽可能多在此次疫情中失业的洛杉矶影视行业从业者提供单次、一定金额的补贴,”活动发起人之一Liz Alper在一份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会要求有需求的失业人员先填写一张救助申请表,并在之后核实和兑现申请,兑现顺序将依据大家的申请顺序以及受帮助者情况的紧急程度。”

失业人员将会领到450-900美元不等的补贴,众筹的目标金额是10万美元,截至发稿前,已筹金额已达到了33万美元。

不过尽管如此,平均到每名失业者头上的救济金依然非常有限,一些从业者开始呼吁联邦政府为行业提供必要的帮助。“目前,我们的许多成员都在各种政府禁令的影响下暂停了工作并遭受了很大经济损失……但后果不能让我们独自承担,每年影视制作都能为地方经济带来490亿美元的收入,解决210万人的就业。”国际戏剧舞台员工联盟(IATSE)主席Matthew D. Loeb如此向《好莱坞报道者》表示。

好莱坞公司的应对和自救

随着疫情在美国的蔓延,众多好莱坞公司都纷纷出台了预防措施。

包括迪士尼、索尼影业、派拉蒙、Netflix、CAA和Viacom等等公司都宣布了员工在家远程办公的消息,而对于一些仍处在拍摄和宣传期的影视项目,大家更是不敢怠慢。

上周,因《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为中国观众熟知的好莱坞演员范·迪塞尔(Vin Diesel)在其计划好的新片宣传路演过程中,就和观众践行了“不握手,不自拍”的措施——片方在室内张贴了相关的明确提示。曾出品奥斯卡获奖电影《爆裂鼓手》的制片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的监制Jason Blum也在采访中表示,他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手底下正在进行的拍摄,并向演职人员分发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建议的防护指导。

但就像上文《喋血战士》演员Eiza González所说的那样,疫情时期的宣传总是让人两难,而且这些影片最终大概率都会遭遇撤档。

好莱坞公司真正担心的,是疫情大肆蔓延给自身经营造成的损失。所以,有没有一条能使片方收回一定成本的途径呢?

就像国内疫情严重之时一些电影公司所做的那样,不少好莱坞公司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了流媒体。

一般来说,美国电影上线流媒体有着长达3-6个月的窗口期,也就是说,这3-6个月时间,观众只能在院线欣赏这些电影,这样做为的是保护院线的经营。不过,这次疫情让很多片方都罕见地选择了打破窗口期,提前在流媒体上线了旗下影片。

3月15日,迪士尼宣布将提前在旗下流媒体平台Disney+上线《冰雪奇缘2》(2019年11月12日首映,下同)和《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2019.12.20)等影片作为非常时期给观众的“礼物”;3月17日,华纳宣布将在3月24日提前上线旗下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2020.2.7)和《正义的慈悲》(2019.12.25)等电影;同日,环球影业也宣布了类似的决定,其中就包括将从3月20日起上线三部今年刚刚公映不久的电影《隐身人》(2020.2.28)、《爱玛》(2020.2.21)和《狩猎》(2020.3.13),而原本计划于4月10日北美公映的《魔发精灵2:世界巡演》到时也将同步上线流媒体。

▲《魔发精灵2:世界巡演》海报(图源豆瓣电影)

“过去两周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有不少人开始寻求更多的家庭娱乐方式。”IFC Films的联合总裁Lisa Schwartz说道,最近,这家美国本土的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也在力推自家的流媒体服务,“我们也在试着提醒人们,即便是在家,他们也能有很多办法从无聊中逃脱出来。”

一个极大的可能是,会有院线在这次疫情中倒下。一直以来,行业里就有不少唱衰院线陈旧模式的声音,很多人认为流媒体才是好莱坞未来的方向,这次的疫情给院线造成冲击的同时,对流媒体平台来说无疑也是一次发展机会。

不过,流媒体是不是能在疫情后取得“胜利”?这似乎也不是个很好回答的问题。

对于很多片方来说,目前选择拥抱流媒体更多是出于一种战术考虑,归根结底还要看能够收回多少成本。现在上线流媒体的影片都是片方经过计算得到的结果——某部影片究竟是上线流媒体还是延后上映造成的损失更小?就已经公映的影片而言,推后放映八成没有直接上线流媒体划算,因为热度在那里,这解释了为什么目前上线的绝大多数电影都是此类;而就还未公映的影片而言,则一般不会选择同步上线流媒体,尤其是那些大制作电影,因为大片毕竟是大片,终归会有观众买账,何况流媒体赚到的钱并不比院线多,这也是为什么迪士尼一定不会选择在流媒体首映《黑寡妇》。

话说回来,等到疫情结束的那天,观众似乎也并不只有《黑寡妇》这样的新片可以期待。据外媒报道,慢慢的开始有制片公司和院线开始商量一些经典影片的重映,这不,华纳刚刚就宣布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将在中国内地进行大规模重映的消息——这即便是片方吸引票房的手段,观众还是会很开心地买账,毋宁说也是件两全其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