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财经网

近一年股基冠军郑泽鸿择能源革新之机展核心制造鸿图

来源:中国基金报 2021-06-03 18:54:26
近一年股基冠军郑泽鸿择能源革新之机展核心制造鸿图

  华夏基金郑泽鸿的火,其实开始于去年最后几个月。

  去年四季度那波新能源车板块的大涨,让CS新能车指数从9月末的2594点一口气窜到一月份的高点4528点,他的华夏能源革新大量“吸粉”,4季度净值大涨87.3%,叠加份额流入,规模从3季度末的20.8激增至年末的103.7亿。

  年后A股大跌,新能车板块也随之调整,但华夏能源革新规模反而持续增长到1季度末的162.79亿元,个人持有人达141万,成为全市场规模最大的“能源”主题基金。五月底,新能源车板块再次躁动,华夏能源革新28日、31日单日涨幅分别达4.13%、4.4%,近一年涨幅达153.09%,这意味着这只基金摘得全市场股基的第一名!

  “冠军”光环之下,郑泽鸿是一位谦和又低调的基金经理。在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获得经济学硕士后,他于2012年6月加入华夏基金。2012年到2013年期间任纺织服装和造纸轻工行业的研究员,2014年任电力设备、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覆盖电力设备、新能源、工控、机械等行业板块,在对制造业的子板块研究了一圈后,2016年开始担任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组组长。

  也是在这期间,郑泽鸿看到了新能源,特别是上游原材料、中游制造的机会,主动提出发行一只行业主题基金,华夏能源革新因此在2017年6月诞生。过去七八年间,他见证了光伏、动力电池等行业一轮轮的洗牌,曾经的风流人物大浪淘沙,让他对这个板块“周期成长“的特点有了深刻的把握。他强调深度研究,前瞻布局,敢于左侧投资,逆向投资——这也是他屡屡能在行业拐点来临前布局,从而享受到完整上涨周期红利的原因。

  郑泽鸿也是华夏基金正在崛起的“中生代”权益基金经理之一。他们在先进制造、消费、TMT等赛道触觉敏锐,深挖牛股,业绩优秀。近日,郑泽鸿就自己超额收益的来源、为何看好制造业升级等话题与投资者进行了深入交流。他强调行业竞争格局往往比行业增速、天花板更为重要。不把长期的问题想明白,短期的波动你就很难去应对。让我们来听听他的精彩分享。

  “周期成长”行业的魅力

  1、能否讲讲您的从业经历?

  郑泽鸿:我12年毕业就加入华夏基金。先是看纺织服装和造纸轻工两个偏消费的行业。这是两个小行业,虽然机会不多,我也还是挖出了不少涨幅非常不错的股票。14年开始覆盖电力设备、新能源,也包括工控、机械等。2016年开始担任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组组长。17年时新能源行业表现确实也比较好,所以我们组提出了成立能源革新这只基金。

  2、华夏能源革新过去一年的收益率同类第一,您的超额收益来自哪里?

  郑泽鸿:首先肯定是乘上了行业的东风,新能源行业在过去一年表现确实非常好,行业指数本身涨幅就非常大。

  新能源整体涨幅大,但其实内部不同的环节,不同的公司还是有差异的,尤其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它的表现还是不一样的。阿尔法就来自你提前判断重大环节的一些拐点,拐点上都做提前的布局,并且仓位上做足。

  我拿六氟磷酸锂(编者注:锂电池电解液的重要原材料)这个上游环节举例。我经历过它几波周期,从16年到17年,它是从7万涨到了40万,从17年到20年的上半年又跌回到了6-7万,现在又从7万涨到二十七八万。

  上一波周期我还历历在目,15-16年那会儿,我们采访很多专家时,价格刚开始涨,很多专家就说开工率还不是很足,觉得价格应该不会超过12万,其实没多久就到了16万,然后所有行业的专家也都是相对比较保守,觉得不会超过20万,然后后面最高冲到了40万。然后到40万的时候,当时我去问那个行业最大公司的董事长,他们认为价格不会跌,但是我当时判断价格可能要跌破20万,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不会。说这个什么意思呢?行业内部的人,即使对行业一手数据都掌握的那么清楚的人,都不一定能看清楚行业的发展。或者我们站在外面看,我们对行业的需求了解是非常多的,而且往往这个时候你要相信经济学的规律。

  经济学什么规律呢?就是它一定会让这个东西涨过头,产品价格暴涨,行业暴利,新的产能大量进入,最后供过于求,很多人就亏得裤子都没了,然后产能再退出。其实这也是这种“周期成长”行业比较有魅力的一个地方,如果你跟得太细,往往有时候你会跟产业人一样,你只看到某个环节的东西,你没有看到全貌。但你对行业不了解,不做深入的跟踪,对达产周期不了解,也不行。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竞争格局。竞争格局说到底也是一个周期成长,供给的出清。其实17~19年,供给出清是持续在发生的,比方说电池,标志性事件是当时行业老三沃特玛倒闭,包括比克电池的坏账,出现这种情况,你就知道行业的竞争格局在改善。包括像隔膜,15~17年的时候投了多少家工厂,经常碰到上市公司收购隔膜公司,但是到了19年之后,之前收购的很多都倒闭了。这就是一个行业格局的变化。中游跟上游不一样,它的价格弹性是比较弱的,它最大的变化就是竞争格局。一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如果变好,天花板又高,那么它必然会进入到一个非常好的增长过程。

  15~19年,很多行业确实空间翻了很多倍,产值也扩大了很多,但是很多上市公司没有出利润,为什么?是因为竞争加剧了,价格在下降,增收不增利。19年之后,这个行业为什么变好?就是这个环节的很多公司杀出来了,现在新进入者基本不太可能了,已经不可能了,是老的龙头去扩张。所以其实行业的竞争格局往往比你的行业增速、天花板更为重要。

  中国制造业:从追赶到领先

  3、问:您在高端制造这一块的投资方法,能不能展开讲讲?

  郑泽鸿:我投资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是,投资一定要建立在你的长期的认知上。你看好一个东西,是基于你长期的一个认知。如果你不把长期的问题想明白,短期的波动你就很难去应对。

  在我看来,中国的制造业升级,是我长期非常看好的方向,我认为这个阶段就是中国制造业升级的一个黄金时期。新能源其实就很典型。新能源可以说是现在最好的制造业,为什么?因为这个行业空间非常大,第二,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龙头在中国,而且这些龙头经历了技术从追赶到领先的一个过程,未来能充分享受这个行业的红利,这是非常好的。

  光伏其实也一样,十几二十年前,很多环节的东西都需要进口,但现在光伏各环节,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的龙头全在中国,因为你海外公司产品质量做不过我,成本也做不过我。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是什么?在我看来,说大了叫康波周期,康波周期实际上就是技术进步周期,我们其实是处在这一轮技术进步周期末端的位置。末端的情况下,领先国的技术进步放慢了,中国是作为追赶国,通过强大的学习能力,在很多方面会实现从追赶到赶上的过程。

  我常常把现在的中国今天制造业升级类比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和日本对美国的赶超。那时也是一轮技术进步周期的一个末端。那时是汽车工业,当时的领先者也是美国,德国的宝马这些公司把美国的通用、福特打的非常惨;日本当时的电子工业,包括索尼、松下,包括工程机械里的小松,也是在全球大放异彩。

  4、问:有没有一些具体的例子?

  郑泽鸿:比如精细化工很多领域,很多产品以前没法生产,技术突破不了,只能进口。比如说MDI(编者注:生产聚氨基甲酸酯的重要原料)。十几年前,我国龙头公司全球的市占率就几个点,现在到了30个点,而且这个产品已经做得比海外同行还要好,成本要做得比他们低。初期追赶阶段,你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打价格优势,到了领先阶段,可以卖得比海外的龙头价格还要贵,比如MDI就很明显。消费电子、工程机械现在也是从追赶到领先的过程。

  看回撤:长期问题想明白

  短期自然有方法

  5、问:制造业虽然有阿尔法,但摆脱不了贝塔属性,因此无法避免回撤这个问题。

  郑泽鸿:确实是。你说到回撤是整个组合的回撤。新能源行业就很典型,行业在涨的时候都涨,跌的时候都跌。因为你作为一个行业基金,有的时候你的回撤就是会大。那么制造业其实好很多,因为你是通过布局不同的行业,比如新能源和工程机械的相关性就没那么大。

  6、问:比如工程机械某龙头,大家都看好它未来全球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大,但其实今年也跌了,因为有国内开工率的利空,像这种波动您会去想办法规避吗?还是您觉得只要好公司就可以了?

  郑泽鸿:长期来看应该忽略这种波动。短期的话每个人对自己组合的考虑,会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长期来看这种波动是可以忽略的,因为它其实今年跌的主要原因,一个开工率,一个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中游的利润率压缩,这其实都是短期的。其实你发现任何一个股票,上涨和下跌,永远都是有两面的,股价上涨了,可能看好的是你长期,下跌可能看的是你短期,这个时候就是你组合管理需要去平衡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我的华夏核心制造(A类012428;C类012429)这时发行是一个不错的时间,因为我看到很多优秀的中游制造业都因为这些短期的因素有比较大的回撤,长期来看肯定是布局的时点。

  还是那句话,你想明白了一些资产的长期问题,短期自然就有方法去应对。比如你因为短期因素,比如开工率好,或者经济复苏,买了**,你就一定会因为开工率变差、复苏不达预期卖掉**。所以如果你是基于短期因素买的,你长期可能就赚不到这个钱。可能你看短期是对了,但是你长期下来可能就是错的。

  7、问:军工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制造业行业,波动大,您怎么看这个行业的机会?

  郑泽鸿:军工为什么今年波动很大,其实跟这个行业的历史有关系。军工板块其实是市场风险偏好的一个标志。我们说前几年军工行业,首先很多人认为它不透明。当市场风险偏好时,就去炒一把以主机厂为代表的军工,而且业绩往往不兑现,当然这是前几年的军工行业。

  军工行业从去年开始已经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个变化我觉得没有被核心的市场接受,这个变化是什么呢?新的一代军用装备开始列装了。列装之后,会带来整个产业链,尤其是偏上游的上市公司的变化,因为它一旦列装,它是比较长周期的过程,会带来整个军工产业链尤其偏上游的业绩进入长期高复合增速的阶段。

  过去军工行业是不看业绩的,炒的就是Beta和市场的风险偏好。今年因为利率要提升了,要收流动性了,很多老基金经理就会卖军工。但是其实军工行业从内部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新的装备的列装,并且这几年优质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越来越多,那么跟以前纯炒国企不兑现的那种差距是非常大了。军工行业有一个好的特点,由于它天然的性质,很多环节的竞争不像其他行业那么激烈,可能某个环节它的供应商就两家,甚至是一家,价格下降压力没那么大。随着产品设备型号的放量,完全能享受到这个行业的增长。所以我个人觉得随着市场对军工行业认知的逐步改变,我个人是看好军工行业的。(CIS)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彭佳兵

原标题:近一年股基冠军郑泽鸿择能源革新之机展核心制造鸿图